荷蘭的房子,總是有大大的玻璃窗,這邊的人不介意家裡被別人看光光,也不介意自己被看光光。窗台上,也總是有費盡心思地擺設或花飾,巴不得路人能夠好好欣賞。這和我們台灣對家居保持隱密性的觀念實在大不相同。

正值論文期間,我花最多時間就是坐在我的書桌前,和我對面的鄰居面面相覷、遙遙相望。現在的家,與對面的建築相距只有 20 步的距離吧,我的書桌就面對著大窗戶,疲累之餘就看著窗外的對街放鬆也放空。我對面的家庭,總有個灰色中長髮、像竹竿般瘦弱的老婆婆時常站在窗外看著街道的孩子玩耍,或是坐在外面的小陽台享受太陽或發呆,她的臉總是面無表情。另有一個金色長髮的女人常常陪著她,瘦瘦高高的,不知是她的女兒還是媳婦。還有兩個壯壯的中年男人,黑褐色頭髮,皮膚黝黑,偶爾會到陽台上哈菸。今天早上,我還看透了他們臥房的玻璃,就在我的正前方,男人光著上半身剛起床,只穿著一條白色內褲在裡頭晃來晃去,身材很好,很 man 很養眼,但是讓我頗尷尬,不知道他有沒有發現我看到了,或許他不介意,但是我趕緊把我桌前的窗簾拉上,緊張死了我。我還記得之前有一次看房,到了房子的頂樓稍微晃晃,對街樓房的下一層樓是一大片毫無掩飾的透明窗戶,裡面有 35 個荷蘭年輕人。我們看到他們在打電動,他們看到我們正在聊天,而且居然打開窗戶大聲而且熱情 ( 真的是熱情 ) 對我們 say hello,真是讓我受寵若驚阿。

常常看到電影裡有觀察對街鄰居生活作息的橋段,對面的老人總是幾點看電視,某幾天會聽特別的音樂,吃完飯喜歡哈一支菸,然後幾點關燈睡覺…… 這種情景,就像我現在的感覺一樣,頗是有趣。




elsa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